<button id="07a"><form id="07a"></form></button>
<xmp id="07a"><form id="07a"></form>
<xmp id="07a"><ins id="07a"><button id="07a"></button></ins>
<button id="07a"><button id="07a"></button></button>
<form id="07a"></form>
<form id="07a"></form><form id="07a"></form>
<form id="07a"></form>
<xmp id="07a"><button id="07a"></button>
<ins id="07a"></ins>
<xmp id="07a"><form id="07a"></form><xmp id="07a"><button id="07a"></button>
<form id="07a"></form>
<xmp id="07a">
<xmp id="07a">
<xmp id="07a">
<xmp id="07a"><form id="07a"></form><ins id="07a"><button id="07a"></button></ins>
<xmp id="07a">
<xmp id="07a">
<xmp id="07a">
<form id="07a"></form>
<xmp id="07a"><xmp id="07a">
<xmp id="07a"><form id="07a"></form>
<form id="07a"></form><xmp id="07a"><button id="07a"></button>
<form id="07a"></form>
<button id="07a"><form id="07a"><ins id="07a"></ins></form></button>
<ins id="07a"><button id="07a"><xmp id="07a"><button id="07a"><ins id="07a"></ins></button><form id="07a"><button id="07a"></button></form>
<button id="07a"></button>
<form id="07a"></form>
<xmp id="07a"><button id="07a"></button>
<ins id="07a"></ins>
<xmp id="07a"><button id="07a"></button>
<xmp id="07a"><form id="07a"><button id="07a"></button></form>
<form id="07a"></form>
<ins id="07a"></ins>
<ins id="07a"></ins>
<xmp id="07a">
原创

第六十九章 余意-玄浑道章为什么不写了-

第5章 秦偃月微微蹙眉,将思绪收回来,趴好,用被子盖住身体,装作睡着了。 门,是被人踹开的。 冷风灌进来,本就寒冷的屋子温度更低了几分。 “她的命也真大,被打得这么狠还没死?!币桓鲅诀咂吆咦呓?,哐啷一声将碗放在桌子上,“死了多好,咱们也不至于被困在这小破地方?!?br/> “琥珀,你少说两句?!绷硪桓鲅诀吒?,搓着手,时不时咳嗽几声,“这天可真冷?!?br/> “就是啊,这都冬天了,咱们分到的都是些只冒烟点不着的劣质炭。等真下大雪了,咱们一块冻死得了?!苯戌甑难诀哂眉饧獾纳艚械?。 “她为什么还活着?若是她死了,七王爷也会顾忌脸面,会好好待咱们这两个陪嫁丫鬟。她不死,七王爷苛待她,咱们也一同受苦,我怎么倒了八辈子霉伺候这个扫把星?” “这种话你怎么能守着王妃娘娘说?”翡翠压低了声音,咳嗽太久,她嗓子嘶哑得厉害。 “守着她说怎么了?蠢猪都比她聪明,要不是她用拙劣的手段勾引三王爷不成反而爬上了七王爷......” “琥珀?!濒浯溆昧ψё潘男渥?,低声呵斥,“快闭嘴吧,这件事在七王府是禁忌,要是被外人听去了,指不定生出什么枝节来。你先喂娘娘喝粥,我再去厨房看看饭菜好了没?!?br/> 琥珀脸色一变,也明白刚才的话不妥,恨恨地跺了跺脚。 “我在二小姐身边当差当的好好的,偏偏被指派给你?!彼踝胖嗤肜吹角刭仍律肀?,“在这王府里,吃穿用度连最下等的粗使丫鬟都不如,这碗粥还是翡翠守着熬粥的锅等了好几个时辰才要出来的,蠢猪,都是你害的?!?br/> 粥是刚刚熬好的,滚烫,端着时间长了,烫得手疼。 琥珀冲着粥碗淬了一口,“晦气,你为什么不赶紧死掉?你死了我也就不用伺候你了?!?br/> 她看着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秦偃月,脑海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,那碗粥还是滚烫的,如果落在还没愈合的伤口上,蠢猪王妃或许能死。 这个念头涌上来的时候,她的眼神也变得阴毒起来。 “七王妃,您受了这么重的伤,一定很痛苦吧?我来帮您解脱好不好?”她阴测测地说着,抬手掀开被子,要将粥倒在秦偃月的伤口处。 秦偃月眼神一凛。 她已察觉到了这丫鬟的意图。 如果滚烫的粥落在刚刚结痂的伤口上,会感染发炎,或许还会引起并发症,这具本就虚弱的身体是支撑不住的。 她暗暗蹙眉,蓄力,在琥珀将粥碗往下倾倒的时候,猛地起身,以极快的速度钳制住她的手腕。 琥珀吓了一跳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原本该落在秦偃月身上的粥碗转向她自己的脸,滚烫的粥顺着她的额头落下。 “你,你干什么?”琥珀慌忙用衣袖擦拭脸颊,被烫过的地方火辣辣地疼。 “这话应该由我来问你,你想干什么?”秦偃月站起来。 结痂的伤口很容易绽开,刚才的动作幅度比较大,牵扯到了伤口,疼痛感传遍全身。 “我,我只是想喂你喝粥?!辩暄劬ι了噶肆较?,“王妃娘娘不分青红皂白将热粥泼向我,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?!?br/> “喂我喝粥?”秦偃月与她面对面,眼底闪着的光芒堪如寒冰。 琥珀被这寒光震慑得往后退了两步,心底也有些慌张,“对,我就是喂你喝粥?!?br/> “好一个喂我喝粥,好一个不识好人心?!鼻刭仍峦炱鹦渥?,伸出手,卯足了劲,狠狠地在她脸上打了四巴掌。 琥珀没想到平日里胆小怕事蠢笨如猪的王妃娘娘像换了一个人一般,不仅眼神慑人,行动更慑人。 没等她反应过来,脸上就狠狠地挨了四巴掌。 这四巴掌下来,她头晕眼花,耳朵嗡嗡直响。 “你,你打我?”她虽是丫鬟,却是高等丫鬟,从来没遭遇过这种事,当即愤怒冲上头,想撕过去。 “你要是敢往前一步,我就让人将你打半死再卖到最下等的花楼里?!鼻刭仍吕渖?,“你是我的陪嫁丫鬟,我处置你,没人敢有意见,你不信大可以试试?!?br/>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zqb4s.cc/txt/195622/60851124.html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玳瑁壳子
也是你最终的伴侣
愿你

和明天我将爱上的你

雪绘红
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
杰西卡
[春]色雪铺檐

热门推荐:

  第两百章:禁忌的力量!-战神狂飙后传- 第222章 巨魔的‘狂暴’战技(求订阅?。?全属性武道最新章节顶点- 第六十九章 余意-玄浑道章为什么不写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