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原创

    第三百零九章 无缘无故的仇恨-逆苍天新书《盖世》-

    连日的阴雨,叫渡马溪等发源于箕山、伏牛山的溪河水势大涨。一场暴雨,常常使山石滚落、泥石崩落、树木断裂,道路塌毁,浑浊而汹涌的溪河,在山岭丘壑间咆哮奔流,更是隔绝敌我的障碍。数月以来对峙作战不断的庇山战场,却在连绵的阴雨天,在溪河暴涨,不计其数村寨田宅受洪水威胁的时节,却享受起难得的静谧时光来。汝州城(汝州治梁县)笼罩在阴雨之中,雨云低垂,仿佛被一张无比巨大的暗青色纱缦遮住。寂心堂乃是前户部侍郎赵|紫石致仕归乡后,在东城修建的私宅。杨麟战死汝阳,赵|紫石得到消息第一时间就拖儿携老上百口人仓皇逃往襄阳,徐怀接管汝州,就着手梳理逃亡士绅富户的田宅,一律征为官有——赵氏这座园林式私宅,也成为徐怀在汝州的临时起居之地。戎马倥偬,难得养闲之时,徐怀将前线军务都丢给王宪,就回到汝州城闲住在寂心堂里休养。这日睡到自然醒,徐怀习惯的伸手往枕旁搂去,却是一空,馨香如故,抬头看佳人正坐于窗前梳妆;雨滴从檐头滴下,仿佛珠帘垂于窗前。天气渐热起来,佳人没有穿外衫,仅穿一件轻薄的罗衣坐在圆凳上,双股浑圆、腰脊挺直,罗衣下抹胸遮覆不到的纤盈腰肌若隐若现,有如美玉。乌黑的秀发如瀑垂下,直叫人想撩开,去看镜中的佳人眉眼如画。“怎么不多睡会儿?”柳琼儿听着身后动静,转身看来问道。“躲这里厮混七八日,不知道史轸有没有躲在背后骂娘?”徐怀靠着床靠板撑坐起来,笑着说道。“你也知道躲起来什么事都不管不问,很惹人厌恨??!”柳琼儿走过来,笑着说道,“快坐过来,我伺候大老爷您穿衣着袜。史轸、周景他们,连着几日没来干扰你的清静,但想来已是极限了——我可不想他们跑过来,看到你赖在床下,却在背后嚼我的舌根?!?br/>柳琼儿伸手要将徐怀拉起来,却不想徐怀身沉如磨,她娇软柔弱的身子哪里拉得动徐怀,一个踉跄,伏倒徐怀的怀中。徐怀按住柳琼儿的香肩,让她半身伏倒在自己怀里,将她散乱的秀发撩开,露出精致绝美的脸庞来,颈项修长纤细,宽大的罗衣住微微塌落少许,露出晶莹剔透的锁骨……缠绵少许,柳琼儿伺候徐怀穿衣洗漱。

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zqb4s.cc/txt/197352/

    精美评论

    Comments

    信远
    夏天来得那么的急,
    将爱

    并引发了骚乱。

    一瓶
    玩尽万水千山,
    散去
    总是那么端庄好看。

    热门推荐:

      第481章 扎心-乔思沐傅卓宸- 第0320章 上场-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- 第三百零九章 无缘无故的仇恨-逆苍天新书《盖世》-